當前位置:首頁 > 歷史百科 > 孫權襲取荊州

孫權襲取荊州

2018-12-08 16:02:40 來源:亮劍軍事網

   前已多次提及,孫氏政權自始即以奪取荊州為國策。赤壁戰后,荊州為曹、孫、劉三家分據。在荊州問題上,怎樣對付劉備,成為孫吳內部有爭議的問題。周瑜、魯肅二人私人關系至好,但周瑜主張吞并劉備,魯肅則建議聯備拒操。孫權自己以為“曹操在北,當廣攬英雄;又恐備難卒制”,故采納魯肅的意見,繼續與劉備保持同盟關系。不久,領南郡太守、屯據江陵的周瑜聽說益州牧劉璋受到張魯的侵犯,向權建議西進取蜀,然后再并張魯,留下孫權堂兄孫瑜鎮守巴蜀及漢中,他本人再回荊州奪取襄陽以圖中原。孫權同意了周瑜這個計劃。但因周瑜得病身亡,這個取蜀計劃也就跟著夭折了。實際上,即使周瑜不死,也是難以實現其雄圖壯志的。劉備所以能進入益州,系有張松、法正作內應,劉璋開門引納,即使如此,劉備還是費了三年工夫才把益州拿下。周瑜怎能以一支孤軍進入益州呢?且當周瑜建策取荊之時,劉備尚在荊州,假如劉備一有變化,周瑜便將前后受敵,實屬冒險之舉。周瑜病逝之后,東吳也就不再提取蜀之事了。DNn亮劍軍事網-打造專業的軍事歷史門戶網站

  周瑜死后,其職任由魯肅代替。肅初駐江陵,他是一貫堅持聯備拒操的,所以很快就勸權將江陵借給劉備,以共同對付曹操。孫權從之,令肅下屯陸口。魯肅和孫權這樣作對不對呢?我看,這樣做至少有三條好處:第一,為吳解除了西顧之憂,孫權得以專力加強東方防務。及建安十七年(212年),孫權聽說曹操將東來,便采納了呂蒙的意見,“夾濡須水立塢”。建安十八年(213年)“正月,曹操進軍濡須口,號稱步騎四十萬,攻破孫權江西營,獲其都督公孫陽,權率眾七萬御之,相守月余”,操始撤軍。曹操把這樣大的壓力加到孫權身上,若非孫劉和好,西線無虞,孫權還是難以應付的。第二,孫劉聯盟的另一大好處,是孫權可以騰出手來加強他在岺南的統治,使雄長交州的士燮兄弟俯首帖耳,向權納貢稱臣。第三,孫劉聯盟,使孫權能加強對山越的控制,這事容后再行敘述。
  當然,孫劉聯盟不僅對孫權有利,對劉備更有顯而易見的好處,即使其在荊州能夠站穩腳根,并得伺機進入益州。在這段時期內,劉備的力量究屬有限,并不能危及吳的安全。從整個全局來看,吳的安全還是得到了加強而非削弱。
  情況總是變化著的,政策也不可能是一成不變的。等劉備取得益州以后,孫劉雙方在荊州問題上的矛盾,便無法調和了。過去孫權還以為劉備的勢力不大,樂得與他和好,以共同防御曹操。這時劉備已得益州,吳國西面又有了一個強有力的霸主,孫權自然不會放心。加之,吳國君臣對荊、益二州覦都已很久,而現在荊州多一半落于劉備之手,又使吳人很眼紅。所以當劉備攻降劉璋的下一年,孫權就向劉備提出索還荊州的要求。劉備不答應,于是孫權便派呂蒙襲取長沙、桂陽、零陵三郡。劉備聞知,從蜀引兵下公安,命關羽爭三郡。吳蜀大戰眼看就要爆發,這時曹操將進攻張魯,劉備恐操侵入益州,乃與吳講和,平分荊州,以湘水為界:江夏、長沙、桂陽屬權;南郡、零陵、武陵屬備。時為建安二十年。
  建安二十二年(217年),魯肅死,孫權以虎威將軍呂蒙兼漢昌太守,代魯肅鎮守陸口。
  建安二十四年(219年)劉備稱漢中王后,拜關羽為前將軍,假節鉞。七月,關羽使南郡太守麋芳守江陵,將軍士仁守公安。自己率軍往樊城攻曹仁。仁使左將軍于禁、立義將軍龐德等屯于樊城北。八月,連降大雨,漢水暴漲,平地水深數丈,于禁等七軍皆遭水淹。于禁與諸將登高避水,羽乘大船往攻之,禁等窮迫降羽,獨龐德力戰,為羽所得,不降被殺。羽又急攻樊城,立圍數重,外內斷絕。羽又遣別將圍魏將呂常于襄陽。魏荊州刺史胡脩、南鄉太守傅方皆降于羽。十月,陸渾(今河南嵩縣北)民孫狼等反操,南附關羽。自許以南,不斷有人響應關羽,羽威震華夏。曹操與群臣商議徙出許都,以避關羽兵鋒。丞相軍司馬司馬懿、西曹屬蔣濟向操獻策說:“于禁等為水所沒,非戰功之失,于國家大計未足有損。劉備、孫權外親內疏,關羽得志,權必不愿也。可遣人勸權躡羽后,許割江南以封權,則樊圍自解”。操聽從了他們的意見。
  呂蒙既代魯肅屯陸口,他以關羽素驍雄,有兼并之心,且居國上流,終難長久保持和局,密言于權說:“今令征虜(權堂弟皎時為征虜將軍)守南郡,潘璋住白帝,蔣欽將游兵萬人循江上下,應敵所在,蒙為國家前據襄陽,如此,何憂于操,何賴于羽!且羽君臣矜其詐力,所在反覆,不可以腹心待也。今羽所以未便東向者,以至尊圣明,蒙等尚存也。今不于強壯時圖之,一旦僵仆,欲復陳力,其可得邪!”權曰:“今欲先取徐州,然后取羽,何如?”蒙曰:“徐州地勢陸通,驍騎所騁,至尊今日取徐州,操后旬必來爭,雖以七八萬人守之,猶當懷憂。不如取羽,全據長江,形勢益張,易為守也”。權頗以呂蒙的意見為然。從我們今日的眼光觀之,到此時,呂蒙、孫權等人為了其本國的利益,而圖謀襲奪荊州,實無可厚非。
  呂蒙看到關羽攻樊而多留兵,知道是羽怕自己襲擊其后的緣故。蒙素多病,為眾所知,這時蒙以回建業治病為幌子,以誘使羽多撤兵赴襄、樊,然后派軍偷襲江陵城。于是蒙詐稱病重,孫權露檄召蒙還。呂蒙乘船到達蕪湖時,定威校尉陸遜獻策曰:“關羽矜其驕氣,陵轢于人,始有大功,意驕志逸,但務北進,未嫌于我;兼以聞病,必益不備,今出彼不意,自可禽制,下見至尊,宜好為計”。陸遜的話縱然正合蒙意,但事關重大,蒙未敢對遜吐露真情,只說了幾句“羽素勇猛……未易圖也”的話,就搪塞過去了。蒙到建業,權問:“誰可代卿者?”蒙對曰:“陸遜意思深長,才堪負重,觀其規慮,終可大任,而未有遠名,非羽所忌,無復是過也。”于是權令陸遜代蒙。遜至陸口,寫信與關羽,稱頌羽赫赫戰功,而深自貶抑,表示愿依托與和好。驕傲而喜人逢迎的關羽果然飄飄然信以為真,于是又從江陵調走了一部分兵力往援。
  《三國志》卷36《關羽傳》言:“先是,權遣使為子索羽女,羽罵辱其使,不許婚,權大怒。”《三國志》卷54《呂蒙傳》載:“魏使于禁救樊,羽盡禽禁等人馬數萬,托以糧乏,擅取湘關米。權聞之,遂行。”實際上,這類事都是孫權尋找或制造的借口,即無其事,權還是會襲羽的。權對荊州覬覦已久,亦料到襲羽成功以后,可能會招致與劉備的大規模戰爭,所以在襲羽前就秘密給曹操上書,“請以討羽自效,乞不宣漏,令羽有備。”操得書,以問群臣,群臣咸言宜密之。董昭曰:“軍事尚權,宜應權以密,而內露之。羽若還自護,圍則速解,便獲其利。可使兩賊相斗,坐待其敝。秘而不露,使權得志,非計之上。又,圍中將吏不知有救,計糧怖懼,儻有他意,為難不小。露之為便。且羽為人強梁,自恃二城守固,必不速退。”操以董昭之言為善,“即敕救將徐晃以權書射著圍里及羽屯中,圍里聞之,志氣百倍;羽果猶豫”。至羽聞江陵失守的消息,始倉促南還。
  呂蒙之襲得江陵城,是經過精心策劃的。他到尋陽,盡伏其精兵于船倉內,使船人著白衣作商賈人服,搖櫓劃船,晝夜潛行,羽所置江邊屯候,盡收縛之,故羽不聞知。江陵守將麋芳、公安守將士仁素皆嫌羽輕己,羽之出軍,芳、仁供給軍資,不悉相及,羽言:“還,當治之。”故芳、仁皆懼。于是呂蒙向芳、仁誘降,二人次第歸附。呂蒙進入江陵以后,對羽及將士家皆加撫慰,約令軍中:“不得干歷民家,有所求取”。蒙麾下一兵士,是蒙同郡人,取民家一笠,以覆官鎧,官鎧雖是公物,蒙仍以犯法論處,垂涕斬之。于是軍中震栗,路不拾遺。蒙更普施恩惠,使親近存問耆老,問其所需,疾病者給醫藥,饑寒者賜衣服。
  關羽部下吏士“咸知家門無恙,見待過于平時”。故皆無斗心。蒙兵不血刃,即得了荊州。
  關羽這時眾叛親離,自知孤窮,先走當陽,又保麥城(今湖北當陽東南五十里)。孫權使人誘羽,羽偽降,立幡旗為象人于城上,因遁走,兵皆解散,才十余騎。孫權使朱然、潘璋斷羽退路。潘璋司馬馬忠獲羽及其子平、都督趙累等于章鄉(今當陽東北),即斬之。
  當關羽始南還時,曹仁與諸將議。諸將認為羽已孤危,可追而獲之。趙儼倡議勿追,宜縱羽使與孫權廝殺。曹仁從儼議。不久,得曹操敕令,果不令追羽。
  孫權取得荊州之后,以呂蒙為南郡太守,封孱陵侯,賜錢一億,黃金五百斤。以陸遜為宜都太守。陸遜到宜都以后,擊破蜀將不降及大姓擁兵者,前后斬獲招納凡數萬計。孫權以遜為右護軍,鎮西將軍,進封婁侯。
  呂蒙大功完成以后,未及受封而舊病復發。孫權時在公安,迎蒙至內殿,招募有能治愈蒙病者,賜千金。權時刻想知蒙病情,恐驚動蒙,乃穿壁看視,見蒙病稍佳,則喜形于色,為下赦令,群臣皆賀。后病轉重,竟死于內殿,時年四十二(建安二十四年)。權哀痛特甚。
相關內容推薦
標簽:
與文章關鍵字相關的新聞
歷史百科最新文章
精華推薦
熱門圖文
點擊排行
贵州11选五开奖结果